贵州作家网站:http://gzzj.qikan.com

贵州作家2017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从以且到沙包

字体:


  一

  以且是个地名,是我的家乡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落后、闭塞、偏远。

  以且也是人名。“以且”原为“以苴”。“苴”彝语为君长之意。此地原为水西土目以苴家支居住地,后被吴三桂剿灭,汉人迁入,发展至今。

  “以苴”虽已远去,名字却留了下来。喊着喊着,这个地方也就成了“以且”。

  后来,以且又叫大寨。不过,老百姓仍叫以且。你说大寨,人家一头雾水——到底是哪个大寨?你说以且,人家准知道——哦!晓得!在沙包。

  从纳雍县城出发,往大方方向沿着山谷底部行走十五公里,一个坝子出现在眼前,这便是以且。

 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贵州作家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